[Logo] 沿著菊島旅行舊討論區(唯讀)/請點左方按鈕轉往新論壇
  [Search] 搜尋   [Recent Topics] 最新主題   [Members]  會員列表   [Groups] 回首頁 
[Register] 會員註冊 / 
[Login] 登入 
太武村的夢 拾起,來自澎湖  XML
討論區首頁 -> 澎湖新聞、鄉情討論(公民論壇)
發表人 內容
smilelong(江龍)
島主
[Avatar]

註冊時間: 16/04/2006 02:06:39
文章: 34519
離線

太武村的夢 拾起,來自澎湖
2009-10-21 中國時報 【劉珮如】
 經由文字的傳達,我們也啜飲了記憶的湖水,在實境裡感受夢的苦澀跟美好,實現與不實現,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了,重要的是,我們雖然沒看見「太武村五號」,但那個門牌及背後的故事已經鮮活地在我們心中了。

 從今年的一月得知我們入選青輔會第一屆青年壯遊活動之後,我們便開始尋找著各個縣市的地景文章,偶然間我的伙伴筱姮發現了「閱讀文學地景」這套叢書,我們因此看到許多陌生但深觸內心的文章,多半是作者與他的原鄉記憶,抑或是異鄉人在他鄉紮根十數年後的情感累積跟細膩觀察。

 太武村的夢,也是從這裡來的。

 那個時候,筱姮正在歐洲進行浪者的旅行,我獨自揀著文章,翻到了這一頁。「澎湖太武村五號──藏在澎湖的夢」,我跟文中的阿歡一樣在台北的公寓裡,數著城市的喜怒哀愁。但我的公寓裡沒有跑來跑去的公雞,而從小在城市裡長大的我,也認不得滿園的捲心菜跟可以裝滿一口袋的波波果。我遙想著那個像夢一樣的場景,小女孩吃著爬滿小男孩一臉的花生,兩小無猜地說著一個又一個的故事,然後,小女孩離開了那個村落,小男孩開始不斷尋找著波波果,綠色的波波果,波波作響。沒有地址的信,寄了一封又一封,投遞在不見底的郵筒。

 這樣的太武村,竟是如此惆悵的。

 啟程出發,從基隆先去了馬祖,再一路從台北、桃園、新竹……乃至嘉義,用機車騎了1/4個台灣,行程預定從嘉義搭船到澎湖,但我不禁遲疑了一下:這是一篇虛實相間的文章啊,原本只有十七戶的太武村,會不會現在已經沒有人住了?而作者提及的「太武村五號」,會不會,根本沒有這樣一間房子呢?此刻的心情,用「近鄉情怯」來形容竟也有奇妙的符合,對於即將要遇見的答案,我既害怕真有這樣一個門牌,我要前去摁門鈴,結結巴巴地跟開門的人說明我想尋找波波果的來意,也擔心萬一真找不到這樣一個號碼,我會呆滯在太武村的路口,被時間沖刷我的不知所措。

 「外婆的澎湖灣」在去程不斷地吟唱著,在浮浮沈沈的暈眩裡,跟擁擠的人群簇擁證實,我們真的來到澎湖了。朋友的表哥開車把我們載往迷人沙灘的另一頭,僻靜的湖西鄉一路上都空空蕩蕩的。

 空空蕩蕩,轉向窗外,靜謐的氣息飄來,沒有想到,我們在四個月後真的接到了一封來自太武村的回音。

 不只是夢境

 在人間副刊看到歐銀釧老師寫給我們的文章,「靠近最初的時光──向珮如和筱姮致歉」,那個當下我跟筱姮是非常激動的,我們沒有想到,在我們些許的惆悵之後,居然還有機會可以得知消失的原因跟那些故事,可以再次聞到澎湖海風帶著石上礦物質的氣味。

 我們以為,那一切只是我們的夢而已。

 拿著攝影機,我一步踏進那場夢裡。陽光輕洩在咾咕石造的房子上,我躡手躡腳地前進,球鞋踩碎地上落葉的聲響,清脆崩裂,沒有一戶人家探頭,一隻狗吠了起來,打破了沈靜的空氣。我一邊盯著螢幕,一邊在小巷裡蜿蜒行走,突然發現一個小女孩倚在紗門旁邊,好奇地觀察著我這個外來客。我用空閒的那隻手微笑地跟她揮了揮手,她也笑了,用稚嫩的手跟我說再見。

 漂流在時間的長河上,我看到的太武村還近似阿歡記憶中的那個樣子,帶著童年的暖意,但它睡著了,帶著甜香酣睡著。那裡依然人煙稀少,但並不荒涼,一畦畦菜宅在陽光下閃閃發光,一頭大黃牛在下午恰好的溫度坐臥在閒適的草地上。一口童年的井,我們想像那些時光裡的笑語;一扇扇輕掩的門,我們轉著、轉著,想找到寫著「太武村五號」的門牌,但標示到了八號之後便嘎然而止,再向前走,已連結到外面的世界。

 已經先預習過這樣的答案,但站在寫著「太武村」的路口,我們迎接的還是悵然若失,模糊而漫長,眼前的道路捲著一點點黃沙,沉默失落。

 最好的禮物

 但失落的不是在於我們的好奇心無法被滿足,無法真找到阿喜來跟我們說說那口井的歷史,跟我們說「來,我帶你們去瞧瞧後院的菜園……」,而是我想起小時候在馬來西亞住過一段時間,我的外婆家是一間很老很老的房子,裡頭永遠光線不太充足,永遠飄散著一股陳舊卻不討厭的氣味。我時常在下午三點陽光正強的時候,倚著靠近廚房的唯一一扇窗戶,拿著兩袋紅毛丹便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,那熱帶的水果飽滿的汁液在嘴邊、在手上溢開,黏膩的甜味引來了一大群螞蟻。我一邊躲著螞蟻大軍的騷擾,一邊貪心地剝開下一顆紅毛丹。

 在昏暗不明裡斜灑光線的那一扇窗戶,和蒸散甜味的燥熱溫度,便是我夢境裡對外婆家的一個永恆的記憶。

 七歲從馬來西亞回來之後,我再也沒有回去過那個老家。後來,外婆在我高中的時候過世了,後來,舅舅也搬了家。那個老家在時代的變遷裡,已經不知道現在的樣子,而我也害怕著,害怕那間房子已經被改建被剷平,也害怕著那間屋子依然圍繞孤伶伶的芭蕉樹,卻再也看不到外婆的身影。

 這是我站在那個路口,最失落的一個原因。

 親愛的歐老師,我們很樂意跟你一起分享屬於太武村五號的四季,吃熱騰騰剛起鍋的金瓜米粉,在下午為我們說說這個村子的起起落落,熱了有豔紅的仙人掌冰等著我們,有些涼意也許可以改吃「露黍糊」。我們享受著我們的特殊禮遇,看著「雞母狗仔」的好玩,而一早醒來,放自己在打開窗就看見海的幸福裡。

 親愛的歐老師,我們非常樂意也非常願意,一起坐在這個夢裡面,靜靜凝視那些深刻美麗的畫面流動。

 怎麼能說抱歉呢?我們在文字裡已經看到了太武村五號最美麗的一幅風景,而經由文字的傳達,我們也啜飲了記憶的湖水,在實境裡感受夢的苦澀跟美好,實現與不實現,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了,重要的是,我們雖然沒看見「太武村五號」,但那個門牌及背後的故事已經鮮活地在我們心中了。

 懇懇切切,我們由衷、由衷地感謝歐老師,除了讓我們看見那些美好,看見時間的流動跟凝結,我們也感謝與感動著歐老師給我們的回應,讓我們知道我們所做的一些渺小的事,還是有它存在的珍貴意義。這是給我們的,最好的一個禮物。

顏江龍的部落格:江龍的世界
歡迎大家加入沿著菊島旅行-澎湖資訊網facebook社團:申請加入連結網址

歡迎大家加入沿著菊島旅行-澎湖資訊網facebook粉絲團:申請加入連結網址


沿著菊島旅行網站副站長
[Email] [WWW]
 
討論區首頁 -> 澎湖新聞、鄉情討論(公民論壇)
前往:   
Powered by JForum 2.1.6 © JForum Team